《人民文学》约我写一部反映新时代的长篇小说:

  • 时间:

【英再度延迟脱欧】

我在日照,採訪沿海鄉鎮的幹部、漁民,瞭解漁業生產的現狀與問題,也知曉了漁業轉型升級的諸多舉措。我聽漁民訴說,海洋資源在迅速枯竭,他們出海時經常賠本,心急如焚。當我乘船去看離岸很遠的“海洋牧場”時,得知大型全潛式深海養殖網箱“深藍一號”下海,利用黃海冷水團大量養殖三文魚,看著浩瀚的大海,我意識到時代的變化有多麼巨大,藍色海洋又增添了多少內涵。

我於1955年出生在魯東南的一個山村,因為家貧,十四歲輟學,初中只上了四個月。後來我做了十年鄉村教師,又當了八年公社、縣委幹部,三十三歲去山東大學作家班學習,從此走上文學道路。家鄉的土地,給了我豐厚滋養,讓我寫出短篇小說《通腿兒》和系列長篇小說“農民三部曲”《繾綣與決絕》《君子夢》《青煙或白霧》等作品。1991年到日照市工作,從此親近大海,感受海風。我曾到一家海水養殖總場掛職半年,參加過風暴潮襲來時的搶險,曾到漁村採訪,隨船出海打魚。因為掌握大量素材,才寫出了長篇小說《人類世》等作品。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21日 20 版)

今後,我將繼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為時代奉獻更多好的作品。

經山歷海,深入生活,我對身處的新時代有了更深的體認,也感受到推動時代前進的那種排山倒海的力量,熟悉了鄉村振興中幹部群眾的精神風貌。於是,我以一個黃海之濱的小鎮作為故事發生地,以一位出身貧寒卻自強不息的鄉鎮女幹部為主人公,創作二十八萬字的長篇小說《經山海》。經山歷海,是我的採訪經歷,更是小說主人公吳小蒿的人生經歷。她從一棵蒿草長成大樹,成為一地鄉村振興的扛鼎人物。她讓楷坡鎮從沒有一棵楷樹到楷樹成林,那些樹木,從曲阜孔林引進,枝繁葉茂,沐浴著時代的雨露茁壯成長。這篇作品今年發表,安徽文藝出版社隨即出書,獲得第十五屆全國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入選“新中國70年百種譯介圖書推薦目錄”,這都是對我的鼓勵。

但我知道,要反映新時代,我以往的積累遠遠不夠。我又踏上採訪行程,去沂蒙山區,在有著光榮歷史的一個個村莊瞭解精準扶貧的成就,瞭解鄉村振興的進展。聽一位村支書講,以前鄉裡幹部進村辦事,來了總會吃午飯,常把他愁得不輕。這幾年,幹部過來,談完事就走,他一下子解脫了。他說這事時的愉悅神情,深深感染了我,我把這寫進了小說。我還採訪過好幾位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隊長,親眼看到群眾對他們的尊敬態度、親如一家的樣子,心裡十分感動。我想,歷朝歷代,哪有像今天這樣,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真心實意讓一戶戶窮人脫貧的?

去年年初,《人民文學》約我寫一部反映新時代的長篇小說,我答應了。這是我的使命。我認為,真切感受時代,認真觀察時代,將時代樣貌記錄下來,將時代精神傳達出來,是作家的一個重要任務。這個約稿,激活了我的生活積累,點燃了我的創作激情。

時代生活,包括方方面面、點點滴滴,除了採訪,平時我也註意觀察積累。身為作家,要葆有一顆好奇心,瞭解那些新生事物,體驗一些新的生活方式,就連網絡流行語言我也常聽常記。我筆下吳小蒿的那群閨蜜,吳小蒿的女兒點點,她們的言行都很“潮”。有的青年讀者朋友對我說:“你的小說沒有老人斑。”我認為,一個作家老了,臉上可以出現老人斑,但作品里不能有老人斑。聽了這話,我比得了獎還高興。

六人制世界杯罢赛墨西哥大毒枭之子微信钱包银行储蓄英再度延迟脱欧中国斩获军运会首金美国阿拉斯加地震郭敬明回应落泪雪莉今日出殡墨西哥大毒枭之子iG击败AHQ刘诗雯夺冠英再度延迟脱欧余生请多指教片花iG首发名单吴亦凡回应潘长江军运会赛指南女王身家16亿英镑SKT小组第一出线陈坤为周迅庆生LadyGaga宣布分手雪莉今日出殡邓亚萍专访朱婷英国脱欧协议达成SKT小组第一出线网曝那英准备离婚日本福岛剧毒泄露破烂教授走了小学生偷开奥迪热依扎回应道歉互联网之光博览会